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爹爹快追:法醫王妃不著家小說全文 蘇七夜景辰無刪減無彈窗閱讀

爹爹快追:法醫王妃不著家小說全文 蘇七夜景辰無刪減無彈窗閱讀

2020-02-22 10:12:21   編輯:山蓮
  • 爹爹快追:法醫王妃不著家 爹爹快追:法醫王妃不著家

    一朝穿越,竟被活埋,天才法醫蘇七表示很頭疼。她擅長扮豬吃虎,驗尸查案,從亂葬崗“詐尸”后,重操舊業,為死者伸冤?;实凼撬降?,王爺是她跟班,還有個小萌寶天天喊著她做娘親。京中的貴女們齊齊驚呆了,想知道...

    王妃涼涼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爹爹快追:法醫王妃不著家》 小說介紹

一朝穿越,竟被活埋,天才法醫蘇七表示很頭疼。她擅長扮豬吃虎,驗尸查案,從亂葬崗“詐尸”后,重操舊業,為死者伸冤?;实凼撬降?,王爺是她跟班,還有個小萌寶天天喊著她做娘親。京中的貴女們齊齊驚呆了,想知道誰能把這個妖孽給收了。最終,殺伐果決的攝政王一腳踢翻了醋壇子,步步逼近,“本王看你最近清閑得很,正好,小七還缺個妹妹,咱們生一個?!?/p>

小說主人公是蘇七夜景辰的小說叫做《爹爹快追:法醫王妃不著家》,是作者王妃涼涼創作的女生靈異類型的小說,小說中內容說的是:一朝穿越,竟被活埋,天才法醫蘇七表示很頭疼。她擅長扮豬吃虎,驗尸查案,從亂葬崗“詐尸”后,重操舊業,為死者伸冤?;实凼撬降?,王爺是她跟班,還有個小萌寶天天喊著她做娘親。京中的貴女們齊齊驚呆了,想知道誰能把這個妖孽給收了。最終,殺伐果決的攝政王一腳踢翻了醋壇子,步步逼近,“本王看你最近清閑得很,正好,小七還缺個妹妹,咱們生一個?!?/div>

《爹爹快追:法醫王妃不著家》 第3章 驗個尸而已沒什么 免費試讀

夜小七不再看張柳宗,伸出小胖手,拍拍大白的頭,然后像小大人似的,語重心長的對它說教道:“大白乖哦,你一定一定要忍住,不能因為別人欺負我而殺生,要記住,吃人是不對的!”
張柳宗瑟瑟發抖:“……”
小團子護短的模樣,讓蘇七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,眸光如星辰般耀眼明亮,又因為劉海的遮擋,無人能窺得其風華。
眼瞅著張府尹的雙腿要軟下去,她這才開口道:“小團子,張府尹懷疑我很正常,你讓他先下來查看尸體的情況吧,我有辦法洗清嫌疑?!?br/> 若是她一鳴驚人,興許還能撈著一個“鐵飯碗”。
夜小七聞言,不可思議的瞪圓了眼睛,小姐姐要怎么自證清白?
“那小姐姐加油哦,我等你?!?br/> 夜小七暗暗決定,小姐姐要是真的很強大,回城后,他除了要請她吃糖葫蘆,還要……嘿嘿嘿。
他粉雕玉琢的臉上,立刻浮現出一抹狡黠的笑。
張柳宗震驚得下巴都快要脫臼了,除了那位,這小祖宗什么時候對人這么乖順過?
這時,仵作匆匆趕到。
張柳宗帶他一起下到死人坑底,站在死者王大貴一米開外,不敢靠得太近。
沒有了來自小祖宗的壓力,張柳宗擺出官架子,捂著口鼻,下巴微微往上抬著,壓根不拿正眼看蘇七。
尤其是瞥見她嬌小瘦弱、衣服骯臟的模樣后,更是不屑的冷哼一聲,“本官告訴你,你能哄得住小世子,卻哄不住本官,人是不是你殺的,仵作一驗便知?!?br/> 蘇七平時最討厭先入為主的人,尤其是糊涂的“法官”,眸子沉了沉,卻笑道,“那還是請仵作趕緊驗尸吧,他若驗得對,自然能還我清白?!?br/> 張柳宗朝仵作老許示意了一眼,“你去驗?!?br/> “是?!?br/> 老許五十多歲的樣子,有點駝背,他背著工具箱走近死者王大貴,蹲下身后,從工具箱中取出一副粗劣的皮制手套戴上。
他不怕尸體,直接伸手摸向死者被砸得稀巴爛的臉……
“等等?!碧K七皺眉叫停,“你怎么能直接摸臉呢?取證了么?兇手拿兇器砸臉,肯定會留下關于兇器的線索在死者的臉部,一個案子,在尸源已知的情況下,得先將兇器確定,這樣才能有助于日后推理案情啊?!?br/> 老許的手僵在半空中,被個小姑娘當眾質疑“專業”能力,他的老臉瞬間一黑。
但他先忍了,沒再動死者的臉,而是按照平時驗尸的手法,仔細查驗死者的表面。
“府尹大人,王大貴于三日前失蹤,看他尸首的腐爛程度,應該是在失蹤后便遭了毒手,他身上的財物皆已不見,兇手殺人毀尸,大概是為了劫財?!?br/> 話畢,老許又抬起死者的半邊身體,立刻發現其后背沾上的泥土,“府尹大人請看,王大貴身上有泥漬,這小姑娘身上也有?!?br/> 張柳宗瞪向蘇七,“大膽嫌犯,你還有什么好說的?”
蘇七無奈的向前幾步,蹲到老許身邊,從他的工具箱里取出另一副手套戴上。
她最看不得別人這樣糟蹋尸體。
尸體是死者留在人間的最后證詞,如果法醫仵作不慎重對待,那誰還能聽得到他們的聲音?
她從老許的工具箱里面取出一柄柳葉刀,直接在死者稀巴爛的臉上刮弄起來。
老許懵了,雙眼瞪得如銅鈴般大,無法置信,她一個小姑娘,居然能在慘死數天的尸體面前,這么鎮定?
“你你……你這小姑娘要做什么?”
蘇七聲音沉穩,“替死者說話?!?br/> 老許的眼睛持續瞪圓,張柳宗皺了皺眉,倒也沒打斷她。
看著她一雙素手在那堆爛肉上動來動去,兩人只覺得嗓子眼一陣干癢。
沒一會兒,蘇七把刮弄出來的物體堆積在一起,“這些粉沫狀的物體嵌在血肉里,很有可能是從兇器上脫落下來的?!?br/> 說完,她將粉沫狀的物體在指尖捻了捻,“有顆粒感,應該是從石頭上脫落下來的?!?br/> 而后,她把物證放到邊上,伸手在死者張大的嘴里搗了幾下,雙眼微瞇,心底有了一個大膽的判斷,卻沒有直接說明。
她睨向一臉錯愕的張柳宗,突然來了興趣。
隱在蒙面巾下的唇角一彎,“張府尹,如果我自證了清白,你當如何?”
張府尹回過神,不自覺地微微咽了一口唾沫。
他是堂堂順天府的府尹,怎么能被個嫌疑人恐怖的驗尸手法嚇???
重新擺出官架子,他居高臨下的看她。
“你若是自證了清白,你說如何,本官便如何?!?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pk10大小单双必赢解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