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金燦燦秦淺危險關系小說完結在線閱讀

金燦燦秦淺危險關系小說完結在線閱讀

2020-01-13 19:55:46   編輯:雪青
  • 危險關系 危險關系

    “能不能把你手機借我?”低沉磁性帶著的蘇音傳到耳邊,把金燦燦拉回了現實。金燦燦尋聲看去,不遠處的墻根靠著個男人,半躺在骯臟泥濘的地上,衣衫襤褸。金燦燦走進男人秀氣的眉毛蹙緊,她醉音嘲諷的開口說:“憑什...

    景諾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危險關系》 小說介紹

“能不能把你手機借我?”低沉磁性帶著的蘇音傳到耳邊,把金燦燦拉回了現實。金燦燦尋聲看去,不遠處的墻根靠著個男人,半躺在骯臟泥濘的地上,衣衫襤褸。金燦燦走進男人秀氣的眉毛蹙緊,她醉音嘲諷的開口說:“憑什么?你們男人就是騙子,有借不還……畜生,王八蛋……”聽到借字,金燦燦格外的敏感,想到這些年隋景玉花她的那些錢。拿著她的錢養著她的好閨蜜,她就恨的牙根癢癢,情緒頃刻爆發。男人沉默,什么都沒有說,隨意著金燦燦的大呼小叫,懶得爭長短。隔了一會兒,金燦燦晃悠的走到男人的面前,俯身極為修長纖細的手指抬起男人的下巴,像是欣賞個物件一樣的看著他說:“你年紀輕輕,就穿的破破爛爛躺在地上要飯,害臊嗎?就那么賤啊?等著人去施舍,還不懂得珍惜?!笔芰藗那販\終于抬頭看著這個瘋瘋癲癲的女人,他嗓音比這秋雨還冷的開口說:“你認錯人了?!?/p>

《危險關系》是一本巨好看的短篇小說,這本書的作者是景諾,主要角色有金燦燦秦淺,小說情節跌宕起伏,前勵志后蘇爽,非常的精彩。內容主要講述了“能不能把你手機借我?”低沉磁性帶著的蘇音傳到耳邊,把金燦燦拉回了現實。金燦燦尋聲看去,不遠處的墻根靠著個男人,半躺在骯臟泥濘的地上,衣衫襤褸。金燦燦走進男人秀氣的眉毛蹙緊,她醉音嘲諷的開口說:“憑什么?你們男人就是騙子,有借不還……畜生,王八蛋……”聽到借字,金燦燦格外的敏感,想到這些年隋景玉花她的那些錢。拿著她的錢養著她的好閨蜜,她就恨的牙根癢癢,情緒頃刻爆發。男人沉默,什么都沒有說,隨意著金燦燦的大呼小叫,懶得爭長短。隔了一會兒,金燦燦晃悠的走到男人的面前,俯身極為修長纖細的手指抬起男人的下巴,像是欣賞個物件一樣的看著他說:“你年紀輕輕,就穿的破破爛爛躺在地上要飯,害臊嗎?就那么賤啊?等著人去施舍,還不懂得珍惜?!笔芰藗那販\終于抬頭看著這個瘋瘋癲癲的女人,他嗓音比這秋雨還冷的開口說:“你認錯人了?!?/div>

《危險關系》 第6章 變臉的未婚夫 免費試讀

蘇青的道歉和懺悔, 金燦燦還真以為是她良心發現了。

昨晚蘇青也沒臉留在包廂里, 從消防通道直接下樓走了。

臨走的時候,金燦燦還意味深長的對她說:“他能背叛我,就有可能背叛你……你好自為之?!?/p>

金燦燦又喝了好多酒。 第二天一早起來,她的頭痛的就像是要炸開一樣,身上還穿著昨晚的衣裳,妝也沒有卸,在臉上暈開,臉油的都可以反光,衣服上還沾著一身的酒臭氣。

一直精致的她,難得把自己搞得這么邋遢。

她也不想收拾要去樓下吃早餐,站在樓梯的緩階,她 看到隋景玉在陪著她爸媽邊吃著早茶邊聊天。

金燦燦不想看到她那張厭惡的臉,隋景玉看到我金燦燦,讓她去房間說和她有話說。

金燦燦不想和隋景玉多說,黎婉華不做聲。

金木源眼神示意金燦燦去和隋景玉走。

金燦燦知道,黎婉華大概也是接受不了隋景玉偷吃,但是她不是一家之主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主。

金燦燦跟我隋景玉進了臥室。

她心里是想著無論今天,隋景玉再怎么求她,她還是不會原諒。

誰知道隋景玉甕聲甕氣的問她說:“你干嘛不放過蘇林,她都知道錯了,你還難為她干嘛?!?/p>

隋景玉的話,對金燦燦造成了會心一擊,一萬點的傷害。

還以為是求饒的,原來是為了小情人給討說法來了。

以前她怎么沒發現,隋景玉那么有男子氣概,還為了女人出頭。

她說:“我難為她我樂意,你心疼就把她給娶回家,我沒打的她滿地找牙已經不錯了?!?/p>

金燦燦就是這樣的人,心里委屈但是嘴巴很硬,自己有什么冤屈和委屈,從來就不說的。

隋景玉氣的手指都顫抖著,他說:“你也知道我們兩家分不開,你還這么作,我已經給你臺階了,你不下,也別怨我?!?/p>

隋景玉的警告,惹得金燦燦發笑。

這男人真的想一出是一出,這才多久的功夫,就不是那個求她別分手的隋景玉了。

待隋景玉走了以后,金燦燦還真打聽了一圈。

隋康把隋景玉的經濟封鎖給解除了。

隋康是為了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,對兒子還真是狠,為了讓隋景玉上進,給他經濟封鎖了有兩年。

這兩年,隋康以為兒子過的是結結巴巴的窮日子,殊不知花的都是金燦燦的錢。

現在隋景玉不靠她了,這也一下子硬氣起來。

他還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。

金燦燦滿臉傲氣和鄙夷的問隋景玉說:“你別嚇唬我,我金燦燦是被你嚇大的?有多遠滾多遠?!?/p>

金燦燦的手機響了,隋景玉濃眉緊蹙,他厲聲道:“誰給你打的電話?那個乞丐?睡乞丐你舒服嗎,他的味道都沾在你身上了?!?/p>

金燦燦面無表情,和隋景玉她已經覺得沒什么好說的了,警察局那邊來電話,說是車的主人找到了。

她要馬上過去看看,究竟是哪個王八蛋,或者說是她瘋狂的暗戀者?

為什么要拿著手機拍她。

pk10大小单双必赢解图